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生人坟

第二百八十八章 :业火阵

生人坟 Summer晴空 2504 2019-11-09 00:42

 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《www.baobiaoxiaoshuo.com 保镖小说》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!

   姥爷护着我跟着刘卫国说,如果凭着地上的这些“九”字就咬定我是杀人凶手,他不能答应。

   刘卫国脸色一横,问姥爷是不是铁心了就要护犊子了。

   姥爷说他帮理不帮亲,如果真的是我杀了刘朝清,不用他们刘家人动手,他就会亲手宰了我。但是,如果不是,就算拼了他这条老命,也不会让他们动我一根毫毛的。

   姥爷说这话的时候,霸气极了。

   见我姥爷还不服,刘卫国又叫来了刘家村的一个打更人,随后问这个打更人昨晚在哪里见过我。

   打更人打量了我几眼,非常肯定的说。昨晚看见我两次。一次是8点的时候进村,还有一次是后半夜走到了刘朝清的家里。

   打更说完还赌咒发誓,如果他说一句瞎话,全家人都不得好死。

   刘卫国冷哼了一声说,现在人证物证俱全,还有什么话要说。

   没等姥爷说话,一旁没说话的那个白发老头,就问刘卫国,他们到底想干嘛,这么扯皮下去也不是办法。

   刘卫国面露一丝的狠色说,按照他们村的规矩,把我押进祠堂,执行一鞭刑。

   所谓的一鞭刑就是他们村的人一人一鞭子,能不能活下来都看我的造化了。

   姥爷听到了瞬间就着急了,但是白发老头还是一脸的平静,拉了一把姥爷,随后对着走到了刘卫国的身旁,低声说着什么。

   刘卫国听着白发老头的话,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,脸色非常的难看,略带怀疑的看着白发老头。

   “该说的不该说的,我都跟你说了。是真是假,过了今晚你就能知道了。你也不差这一晚吧。如果没有这个小子,你们家绝对会出大乱子的。”白发老头跟着刘卫国说了一句,就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 刘卫国短暂的思忖了一会就说,可以等一天,但是,我必须由他们来看管。

   白发老头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,见姥爷一脸不解的样子。低声的凑到了姥爷的耳旁说了些什么。

   看着姥爷释然的表情,我知道他们是想到了救我的办法。

   姥爷走到了我的身旁,十分温柔的让我在这边待着,我一定会没事的。

   听到了姥爷的话,我心里瞬间就踏实了不少。

   白发老头走到了我的身旁,悄悄摸摸的给我一个绣荷包,并且告诉我。如果在见到纪晓灵,想办法把绣荷包放在她身上。

   见我们窃窃私语,刘卫国就让我们别说了,紧接着几个人就带着我到了他们刘家的祠堂。

   看押我的几个人告诉我,想方便的话就喊他们,就在外面。

   几个人走出去之后,我回想着经历的事情,怎么也想不通。特别是殷任说的,好像算准了纪晓灵一定会来找我。

   我现在被关在这边,就连姥爷他们都进不来,更别提纪晓灵了。

   还有我怎么也回想不起来,我是怎么来的刘家村。那个打更人也不像是在骗我。

   越想越头疼,最后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  这一觉睡得不踏实,梦中总觉得有人在喊我。

   “喂…钟九,醒醒…”

   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只感觉一只略带冰冷的手,在我脸上轻拍着。

   迷糊的睁开眼睛,纪晓灵真的蹲在我的面前,帮我解着身上的绳子。

   那个白发老头,真的是神了?难不成是他爸纪晓灵给叫来的?

   有些发愣的看着纪晓灵说道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   纪晓灵吐了吐舌头跟我说,她是趁着门口的人睡着才溜进来的。说话间,她就帮我解开了绳子,拉着我就要往外走。

   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歪,我不走…我要是走了,不就是承认了我就是杀人凶手吗?”

   纪晓灵听到了我的话,有些哭笑不得的跟我说“钟九你想什么呢?那个殷任想害死你,你留在这边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   “殷任?谁是殷任?”我一脸懵逼的对着纪晓灵问道。

   纪晓灵连忙对着我解释,殷任就是姥爷身旁的那个白发驼背老头,殷任接近我,就是为了害死我。

   我惊讶的问纪晓灵是怎么知道的?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驼背白发老头,但是当初如果没有他,我也活不下来。

   纪晓灵刚想回答我,就朝着门口看了过去,眉头紧蹙的跟我说“来不及了,他来了,我得走了。别说我来过...钟九,别信殷任的任何的话…”

   说着,纪晓灵就行色匆匆的想朝着门口走去。但是门口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。

   纪晓灵就连忙躲到了一个摆放牌位的桌底下。

   祠堂的门也应声而开,走进来了几个人。纪晓灵是有透视眼吗?

   为首就是刘卫国和白发驼背老头殷任,看见我和身旁散落的绳子之后,殷任就走了过来问我,谁帮我解开的绳子?是不是纪晓灵来过了?

   我下意识的摇头,潜意识里,我更愿意相信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纪晓灵。

   殷任连问我几句,都被我矢口否认了。见我不说,殷任就跟着刘卫国说了几句。紧接着刘卫国就让人搜起了祠堂。

   由于紧张,我下意识的朝着纪晓灵躲着的那个桌子看了一眼。尽管只是瞥了一眼,但也被殷任察觉到了。

   殷任就朝着那个桌子走了过去,我连忙挡在了殷任的面前,说道“殷大爷,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是不是没事了?”

   这老头似乎能够看穿了我的内心一般,也不回答我,直接走到了桌子旁,撩起了桌布,朝着下面看了过去。

   不过奇怪的是,殷任竟然在桌子底下没有发现纪晓灵。

   过了好一会之后,其他几个人也表示没有任何人。就在这个时候,刘卫国似乎对于谁帮我解开的绳子,并不感兴趣。

   一改之前强势的态度,竟然跟我道歉“钟九,之前的事情是我误会了你,这一次,你一定要就我们。”

   这个刘卫国吃错药了吧…殷任此时也走到了我旁边,把我拉到了一旁,跟我解释道。

   刚才,殷任看到了刘朝清的尸体,就发现刘朝清的尸体上有着很强的怨气,于是他断定刘朝清今晚一定会尸变。所以殷任就跟刘卫国说,一旦刘朝清尸变,只有我才能有办法镇尸。

   果不其然,就在刚才,刘朝清的尸体真的尸变了。刘卫国这种大老粗,直接就被吓坏了,拉着殷任就来找我了。

   “我能镇棺?”我低声的看着殷任问道。

   “这不是一个说辞吗?等会我怎么说,你就怎么做就行了。一切有我呢,先离开这边再说。”

   我微微点头,瞬间就想到了纪晓灵的话。这个老头虽然长得恐怖,但是也不像是个坏人啊。

   刘卫国见我和殷任说个不停,就来催促我们。我也决定走一步看一步,说着就跟着他们走了出去。

   路上的时候,殷任问我有没有把那个绣荷包给纪晓灵?

   我不能确定殷任到底是不是纪晓灵口中说的那样,就假装没听懂。

   见我这样殷任冷哼了一声道“我都感觉到了她的气息了,你还不跟我说实话。”

   “气息?”我纳闷的看着殷任问道。

   殷任突然停下了脚步,那双灰蒙蒙的眼睛盯着我,跟着我说道“你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纪晓灵不是人?”

   “不可能!”我几乎没有迟疑的回绝道。

   “你就是被鬼迷了心窍,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你就是被鬼遮眼,才会稀里糊涂的到了这边。她还借了你的手,杀了刘朝清。这也就解释了,你那天晚上为什么只见到了纪晓灵。”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